Alpimous

🚙💨

焚光



她拿筷子挑出几根煮到发软的面条,不情不愿地吃掉碗里的青菜、鸡蛋,最后只剩下一碗白面,碗往前一推,阿姊,我不想吃了。

阿姊在窗边头借着晨光画画,双腿收到凳子上,裙子的白色花边倚在脚踝边,浅金色的光一照,一双脚也是白花花的,手上的笔没停下来,吃不吃由你。她撅起嘴。这年头有面吃,确实算得上不错了,兵荒马乱还没危及纸醉金迷的富贵乡,学生一波波游行,越来越频繁出现的军队,她也隐隐约约知道情势的严峻,阿姊近年的收入也越来越少,前些年的时候,这种发软的面,她是不可能吃到的。

她们刚过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其实面都吃不上,跟亲戚过来,阿姊漂亮,亲戚家的太太看阿姊越看越不顺眼,过个把月就撕破了脸。她们一大一小...

3 1

麦芽糖女孩

三观不正

她醒来的时候手机屏幕显示十几个未接来电,刚要回拨过去又开始嗡嗡嗡,接通了电话,对面半天没有声响,背景音里汽车鸣笛隐隐若现,她试探着喂一声,女孩子才回话,你不接我电话。她解释说手机开了震动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好吧,女孩子说,你没有吃饭吧。

她回答嗯,拉开窗帘露出一角灰色的天空,是要下雨。有什么事么?她揉了揉太阳穴,不太乐意地踢一脚蜷在写字台边的猫,肥猫嗲着毛提起爪子怒气冲冲地瞪她,她又踢一脚过去,猫走了,她关上玻璃窗。有什么事么?她重复,我要解决中饭。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啦?女孩子说,就是想打电话给你。她走过储物柜掏出一包猫粮,朋友托她帮忙看几天,她不情不愿地说那只猫怕是要瘦五斤,朋友以...

1 1
 

© Alpimo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