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pimous

🚙💨

掌心融化

是菲利普想要逗尤里开心的小故事

年轻天狼出神撑在窗子台上的时候,菲利普打理落了过多松香灰的琴板,擦干净仍有一圈朦朦的白印子在上面,让木材原本的颜色有些发糊。

菲利普撅撅嘴,把琴放好。抬头的时候尤里还是站在那里,傻愣愣的。年轻天狼目视远方,有一点点光折在眼睛里,映得蓝眸子悠远深邃,好像有有点伤心,菲利普嘴巴干巴巴,想找点什么话来说,搜刮半天,说,听说你是半个蒙古人。

尤里顿了一会,反应过来菲利普是跟他说话,偏过头一个嗯,菲利普被他看着不知道哪里冒出几分心虚来,眼睛飘着别处,我有一个老师,也是有蒙古血统。

尤里歪了歪脑袋。

就是……一个老头子,口音有点怪,喜欢喝酒……偶尔,跟我讲一讲他以...

4 10

焚光



她拿筷子挑出几根煮到发软的面条,不情不愿地吃掉碗里的青菜、鸡蛋,最后只剩下一碗白面,碗往前一推,阿姊,我不想吃了。

阿姊在窗边头借着晨光画画,双腿收到凳子上,裙子的白色花边倚在脚踝边,浅金色的光一照,一双脚也是白花花的,手上的笔没停下来,吃不吃由你。她撅起嘴。这年头有面吃,确实算得上不错了,兵荒马乱还没危及纸醉金迷的富贵乡,学生一波波游行,越来越频繁出现的军队,她也隐隐约约知道情势的严峻,阿姊近年的收入也越来越少,前些年的时候,这种发软的面,她是不可能吃到的。

她们刚过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其实面都吃不上,跟亲戚过来,阿姊漂亮,亲戚家的太太看阿姊越看越不顺眼,过个把月就撕破了脸。她们一大一小...

3 1

骗子在蝴蝶翅膀底下



“喂,是小胜吗?光己阿姨啊,没事没事,就是打个电话问一下,小胜又睡了啊……那……好好休息……”

绿谷出久翻个身,枕头上半个脑袋的压印皱缩在微蜷的头发下。夜晚八点二十分,他寻思怎么也是个黄金时段,冥冥中觉得小胜应该醒过来了,电话打过去……还是,没能跟小胜说一句话。

下午去医院的时候小胜醒来后又睡熟了,饶是是爆豪胜己,大手术过后也精力匮乏,基本上一天都在睡睡睡,想到这里绿谷出久嘴勾一下,觉得一天到晚睡睡睡的小胜说不出的可爱。小胜会怎么想呢?你个废物别他妈用那种眼神看老子这个废物样子,是自己会跟自己赌气吧,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凶巴巴地转动眼珠子。

下午他过去医院,不知道要带什么东西去,带水果...

7 16

麦芽糖女孩

三观不正

她醒来的时候手机屏幕显示十几个未接来电,刚要回拨过去又开始嗡嗡嗡,接通了电话,对面半天没有声响,背景音里汽车鸣笛隐隐若现,她试探着喂一声,女孩子才回话,你不接我电话。她解释说手机开了震动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好吧,女孩子说,你没有吃饭吧。

她回答嗯,拉开窗帘露出一角灰色的天空,是要下雨。有什么事么?她揉了揉太阳穴,不太乐意地踢一脚蜷在写字台边的猫,肥猫嗲着毛提起爪子怒气冲冲地瞪她,她又踢一脚过去,猫走了,她关上玻璃窗。有什么事么?她重复,我要解决中饭。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啦?女孩子说,就是想打电话给你。她走过储物柜掏出一包猫粮,朋友托她帮忙看几天,她不情不愿地说那只猫怕是要瘦五斤,朋友以...

1 1

沉默战争

咔×黒久
OOC   私设如山  十分言情   一个有病的胜出(真的有病)
再次预警:OOC  私设如山

“继去年12月各英雄事务所与警视厅再次合作,在本晚的行动中成功缉拿敌联盟核心人物——绿谷出久与若干敌联盟高层。去年12月失去大部分战力的敌联盟再次失去‘首席策划师’,分布全国各市的犯罪窝点在过去6个月也相继剿灭,所存仅剩首领‘死柄木伄’带领的一小支势力,剿灭全联盟指日可待。”

27小时连轴转,高强度的体力活动榨干爆豪胜己脑内所剩无几的清明。他靠在自动贩卖机上,几乎是撕咬的将面包一分为二,糙糙嚼两下就着罐装咖啡吞咽下去...

20

AB



A小姐呼气,有迹可循的烟雾自唇齿滑出,灰烬在食指叩击下落到烟灰缸里。空调17℃,雷电黄色天气预警发布,她歪着头靠在沙发上,窗帘拉着,屋子里阴阴沉沉,烧到尽头的火星忽明忽暗,低低的雷声滚过来了。

钥匙转动门锁里的簧齿。“你在家啊。”B俯身解开鞋带子,抬起头看A,“还把门锁上。”

A小姐继续歪着,睡裙虚虚搭在翘起来的腿上,大片奶油白色的肌肤裸在外面,在阴暗的房间里有些晃眼。B把鞋子摆回鞋架子,百褶裙尾巴拖在地上,袜子也脱了,塞到鞋子里,她赤着脚直起身,地板冰得打个哆嗦:“空调开得真够冷的。”

“17℃。”

“你把遥控放哪了啊?”B背着A小姐,在储物柜里捣鼓好一会,又去翻电视柜,在右边第...

1

准许通行

双警paro

轰动A城一时的走|私案走到尾声,安迷修把有关文件料理好,局里空得差不多——今天晚上有庆功宴,还能听得到楼下招呼上车的呼声。安迷修的感冒一直没好,去医院领了药,说酒要少喝,庆功宴也就不能去了。

“安——哥——真不去?”

安迷修在窗口探出个头发乱糟糟的脑袋:“不去啦!去了少不了被你们灌酒!”

等车尾灯淹没在车群里,安迷修才把探出去的上半身收回来,这时候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没走。雷狮的办公桌靠墙角位置,在安迷修的座位上刚好被电脑显示屏挡住。他扯了张凳子过去,双手搭在椅背上:“还不走?”

雷狮抬头瞟他一眼:“你也不是没走?”接着继续浏览屏幕,完完全全把安迷修晾在了一边。...

4

棺椁玫瑰

欧欧西,一方死亡,一方年老,部分逻辑不合现实,地名虚构,魔幻主义,三流言情

再次预警:欧欧西,一方死亡,一方年老,三流言情

我代表本报社采访雷狮先生的工作室,本以为会吃闭门羹——这位才华卓越的艺术家乐于他的拜访者们知难而退,我抱着试试看的亲自写了封言辞诚恳的拜访信,主编的意思也大概如此——大家都知道,能拜访到雷狮先生,大概是天方夜谭。令人吃惊的是,两天之后先生给我的回信里,他答应了我的采访。

出门那天我穿上我所拥有的最体面的装束,兴奋且拘谨来到在克里斯蒂街二十二号,一个类似商店的小门面,木质招牌上用黛绿色颜料刷了“Leian”五个字母,这就是先生工作室的所在地了。透过展示窗的玻璃,可以窥...

11

心跳回响



生日宴持续到凌晨才会结束,绿谷出久提前离场,惩罚自然是少不了,临走前切岛塞过来的纸巾算帮了他大忙。绿谷出久对着私家车窗户把脸上的奶油擦干净,抬起下巴清理脖子上的,不知哪来的猫跳下来爹着毛朝他叫一声,他下意识退后一步,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良久,刚想摸摸毛以示讨好,猫大爷高贵地越上墙头,垂着的尾巴一摆一摆,轨迹与笔直的电线颇不重合,还惊飞了炽白路灯下的一撮蛾子。

绿谷出久顺路提几盒牛奶回去,这个点街上的人撤得差不多了,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除了他只有一个哈欠连天的收营员。货架上的零食码得整齐,他走过去挑几盒纯牛奶,饮品区巨大的玻璃将满盈冷气的室内与室外隔开,灯光打过去,昏黄的路灯和熄了灯的建筑...

11

情难自禁

治愈女郎不存在系列
私设颇多

他的前半生被大火烧个干净,恢复意识是在一周之后,届时他已经完成了植皮手术,覆盖率达65%的烧伤让他丑陋不堪,手部,腿部骨折束缚行动,甚至眼睛也在绷带之下,陪伴他最久的是仪器嘀嘀嘀的声响,证明他呼吸尚存的唯一证据,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。那段日子里他熬过最窒息的孤苦,仇恨在不见天日里抽根发芽,遮天蔽日,成为牵动他傀儡肉身的提线,他苟活的唯一动力。

他眼部拆线的第一天,世界为业火的幸存者重新拉开大门,天堂,极乐岛,视野充斥曝光的白,缓慢适应后出现模糊的人影,聚焦后逐渐清晰,护士小姐与他的主治医生笑呵呵的站在床脚,他一言不发,低头望自己缠着绷带的手与年轻的躯体,他情况已...

3 77
 
1 / 2

© Alpimous | Powered by LOFTER